在真實的世界裡,人是沒有本質的

什麼叫「做自己」?做自己,就是當世界要來改變你的時候,因為你心中有某個很強烈的信念,所以你選擇「不改變」。

比如說,我知道我自己是個特別貪睡的人,每天就是要十點才爬得起床,早起讓我覺得異常痛苦。可是這個時候,世界要我改變,要我起床上班,但我抵死不從,為了讓「原本的自己」不要被改變,可以持續貪睡下去,我寧可當個晚上上班的打工仔,也絕不讓這個世界改變我。

這才叫在「做自己」。

做自己,有時候並不是什麼特別了不起、特別高尚的事。很多時候會引來很多嘲笑,有人說你固執、有人說你愚蠢,可是你知道,你心中有個某個不願妥協的信念,所以你最後選擇「不改變」。

不改變,那才叫在「做自己」。

因為改了,原本的那個自己就不見了、就死了。

*

再舉個例子,我知道我自己是個不作弊的人,不管每次考試有多難,我都堅持不作弊。可是這個時候,世界要來改變我。這個世界告訴我,如果你不取巧,考試不耍點花招拿高分,別人的成績就會超越我,我的排名就會往下掉。

但我選擇抵死不從,考試就是不作弊。為了讓「原本的自己」不要被改變,我寧可不管成績、不管排名,我寧可認真讀書拿七十分,也不願照抄答案拿九十分。。

這才叫在「做自己」。

做自己,有時候可以是很了不起、很高尚的事。當然也可能會引來很多嘲笑,有人會說你不知變通、有人會說你亂拿自己的未來開玩笑,可是你知道,你心中有個某個不願妥協的信念,所以你最後選擇「不改變」。

不改變,那才叫在「做自己」。

因為改了,原本的那個自己就不見了、就死了。

*

不過再往下想,繼續貪睡與堅持不作弊,真的就是在「做自己」嗎?這裡我也打上一個非常大的問號。因為如果要追溯到「自己」的源頭,不就是呱呱墜地的時候嗎?而那個時候,哪有所謂的「自己」?剛生下來的時候我連話都還不會說,搞不好還以為自己是一顆葡萄咧!

常聽人說要「做自己」或是「做更好的自己」,都覺得這是一種很虛妄的說法,因為「貪睡」與「早起」,「拿高分」或「不作弊」,這些標籤不管怎麼貼,永遠也成為不了某一個人的「本質」。

在我的理解裡,在真實的世界當中,人,其實是沒有本質的。

昨天聽到有人說保險很重要,我信了,所以就去買保險;今天聽到有人說保險公司都在騙錢,保了根本用不到,我也信了,所以就去退保。請問,保與不保,哪個才是我「自己」?哪一個才是我的本質?

昨天聽到有人說財富很重要,我信了,所以就去學投資買股票;今天聽到有人買股票慘賠,我怕了,所以就收手不買。請問買與不買,哪個才是我「自己」?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我?

昨天上班表現不好,我被老闆斥責一頓,覺得自己很沒用,今天意外表現很好,被同事讚美一番,又覺得自己好像很厲害。請問好與不好,哪個才是我「自己」?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?

可以都是,也可以都不是,對吧?

所以我才說,在真實的世界裡,人是沒有本質的。這世界有的,只是無數的標籤。

語言是我們的標籤,你有屬於你的姓名標籤,我有屬於我姓名的標籤,這世界有中文的標籤、有英文的標籤、有德文的標籤、有各種不同語言、各種不同狀態的標籤,而我們不斷拿各種標籤標定自己是誰,可是不管怎麼標定,最後會留下的還是標籤本身、還是語言本身,人終究是不會留下的。

因此我才說,所謂的「做自己」或是「做更好的自己」,都是一種虛妄的說法,因為「貪睡」與「早起」,「拿高分」或「不作弊」,這些都只是公用的標籤,並不只專屬某一個人使用,也無法只專用來標定某一個人的本質。

一個人不管再怎麼努力貼,就算貼了自己一輩子,這些標籤也不可能只跟隨他,依然是每一個活著的人都可以隨時拿來貼在自己身上的。

我們都只是中空的載體,被各種標籤標定的載體。剝開一切標籤,看到的不會是自己的本質,只是赤裸裸的虛無而已。

*

而最後,還是想吐槽一句,在談到「自己」這個詞的時候,我很常聽到有人說什麼要「做更好的自己」——坦白說,我一直都覺得這種話很荒唐。

想要「更好」,意思是要「追求改變」,因為覺得原來的自己「還不夠好」。

而「做自己」,意思是要「追求不變」,因為覺得原來的自己「已經很好」。

因此「做更好的自己」這句話,根本是前後矛盾的啊!哪有人一邊又想要改變自己,一邊又想要做自己的啊,太莫名其妙了吧!每次聽到有人在堅定地說什麼「要做更好的自己」時,心裡都覺得很詭異,難道他們在講這種話的時候,都沒有想過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嗎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