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瓶學姊,祝妳幸福

水瓶學姊今年要結婚了,我不曉得該用什麼方式稱呼她,因為我向來就稱她「學姊」二字,但既然都同屬水瓶,不如就直接稱呼為「水瓶學姊」吧!這篇文章,我要來說一說水瓶學姊的故事。

記憶中的水瓶學姊,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,她大我一歲,是我的直屬學姊。大學時期,她就很得男生的緣,身邊不乏出色的追求者,不過很遺憾,水瓶學姊並不喜歡他們,因為她的心裡,已經有喜歡的人了。

某次直屬聚會,我們相談甚歡,在公館的麥當勞聊了整夜,水瓶學姊偷偷告訴我她喜歡的人是誰,那一天,我聽了許多水瓶學姊的愛情故事。不過很遺憾,大學數年過去,她喜歡的那個人,終究沒有回應她的感情。

水瓶學姊告訴我,這或許和星座有關,她覺得水瓶座的人對於愛情,似乎都有種過分的理想主義。在水瓶學姊的愛情觀裡,一開始的感覺是非常重要的,如果雙方一開始都沒什麼感覺,彼此之間,其實也就不需要再浪費太多時間了。

「可是這樣,不是會錯失很多機會嗎?或許兩人相處久了,就會漸漸發現對方的好,感覺就會慢慢出現了呀!」我說。

水瓶學姊沉默許久,搖搖頭道:「我不這麼認為,在我的心裡,還是比較在乎第一眼的感覺對不對。」

我點點頭:「這確實也是一種愛情理論,希望這樣的愛情理論,能夠幫助妳在未來找到屬於妳的幸福。」

*

後來,水瓶學姊畢業了,她去了新竹工作,而我還在台北求學。但即使分隔兩地,水瓶學姊還是相當重視我們之間的友誼,記得我們上一次吃飯,是在台北101。會有這個聚會,是因為她之前去關島玩,特地準備了一份紀念品要送給我,收到禮物的當下心裡相當感動,我很感謝她願意如此珍惜我們之間的友誼。

只是很遺憾,魚群我不像水瓶學姊關心我一樣,這麼樣的關心她。

仔細想來,從畢業以來一直到現在,好像都是水瓶學姊主動關心我、主動問候我的近況比較多,而我似乎很少主動關心過她,問她最近過得好不好。我曾經告訴自己,與人相處不應該這樣冷漠與疏離,應該要對人更溫暖更友善一點才行,尤其是對一個曾經這樣照顧我的水瓶學姊。我不曉得她會不會因為我的疏離而感到受傷,如果有,我感到抱歉,也感到慚愧。

「這樣的我,還是值得別人的溫柔嗎?」曾經的我,覺得自己可以是冰山、是城堡、是孤島,但水瓶學姊還是經常用溫暖的問候在融化我的冷漠,我從水瓶學姊身上深深感受到了人與人之間,那彌足珍貴的善意與溫柔。

*

我和水瓶學姊之間,能聊的東西其實不多,因為我們的興趣落差很大,水瓶學姊不喜歡看書看字,喜歡運動健身,跟我完全相反。不過我們聚在一起,倒是蠻喜歡聊各自的感情故事,以及她的星座理論。但我們之間有共同的默契,彼此不會跨過友情的那條界線。

現在,魚群我有了另一半,水瓶學姊也有了她的另一半,聽到學姊要結婚的消息,我總會不自覺想起青澀的大學時代,想起那時同樣為愛煩惱的我們,想起那時互相勉勵的話。

我們曾經為各自的愛苦惱過,也曾經在各自的愛情世界裡載浮載沉,我們都用了各自的短暫青春去祭奠愛情,並在那美好的歲月裡,各自期盼著良人的歸來。而今,終於能開口恭喜水瓶學姊,找到了屬於她生命中的良人。

*

如果可以乘坐時光機,我希望能回到彼此敞開心胸聊天的那一夜,因為我的腦海中,還駐足著她為愛感傷的神情。我想回到她對我訴說感情故事的那一天,拍拍她的肩膀跟她說,其實不用感到如此煩惱,因為生命中的每段相遇,留下的每滴眼淚,都有它的意義。

最重要的是,在她二十七歲的那年,會有人牽起她的手,拿著燈點亮她的生命。

水瓶學姊曾告訴我,水瓶座的人很難得到愛情,因為我們與人交往比較冷漠與疏離,如果想要得到屬於自己的愛情,就要更勇敢地打破星座給我們的愛情詛咒。

喜歡一個人,真的不要憋著,要勇敢讓人家知道!」我曾經以為,這只是水瓶學姊個人的愛情理論,跟星座根本沒有半點關係。但後來漸漸發現,身邊的水瓶好像都有這種毛病,明明很喜歡對方,卻不善於開口表白,自己的心裡越陷越深,與對方的距離卻越來越遠。

這樣做,是得不到愛情的!」當時,是水瓶學姊的這句話點醒了我,讓我覺得自己對於愛情,應該要更勇敢一點。

我很感謝,自己能在兵荒馬亂的青春中,遇見水瓶學姊這樣的人。她很照顧我,只是很遺憾,我不能用同樣多的東西回報她,只能將她的故事,寫成這篇文章,以表一點心意。

水瓶學姊,恭喜妳要結婚了,要幸福喔!

這篇文章,送給水瓶學姊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