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為男生,有什麼值得好拿出來說的?

年紀輕輕,尤其是國中高中階段,特別是國中階段,總不免有些小男孩,喜歡拿自己或他人的「性別」來開玩笑。

「誰誰誰都不敢怎樣怎樣,是不是個男人啊!」

「某某某都不敢怎樣怎樣,肯定不是個男人!」

說這種話,還好。但沒完,有些無知的小男孩,他們會進一步把拿男生的「生殖器」拿出來開玩笑。比如說:

「某某某都不敢怎樣怎樣,是有沒有雞雞啊!」

或者直接用手指著另一個男孩:「你都不能怎樣怎樣,這麼沒膽,一定沒雞雞!」

類似這種話,我想我們在求學階段,或多或少都聽過。

幸運的是,長大以後,成熟一點了,這種無知又無畏的話語,已經鮮少出現在我們的生活周遭。

不過遺憾的是,魚群我還有在教書,偶爾還是會接觸到年紀很輕的小屁孩,以至於這種話,竟還是會偶爾出現。

*

男生,是一種身分,一種先天的身分。而一個人,可以有很多身分,可以有很多後天的身分,可以有很多能讓自己感到驕傲的、後天創造的身分。

就像魚群我,我可以說:

我畢業於一個好學校,是一個學歷還不錯的社會人;

我是一個遊歷過歐洲各國,還寫過書的小作家;

我是一個教學經驗多年,能在學生時代就靠家教和補習班在台北經濟自立的人;

我是一個黛姐眼中孝順的兒子、我是佳餚眼中體貼的好情人;

我是一個愛寫文章的部落客、我是一個愛看電影的影痴、我是一個愛看書的書蟲;

我是一個不愛運動,愛打電玩、愛學德文,沒事會找正妹……配圖的一個生活過得還算愜意快樂的自由人。

我可以有很多讓自己引以為傲的後天身分,以至於「男人」這個標籤,只佔我生命中一個極小的部分,小到我根本不會去想身為男人,到底是一種光榮,還是一種恥辱。

坦白說,我根本不在乎。

在我眼裡,男生,不過是一種身分,一種先天的、由老爸老媽的染色體隨機配對決定出來的身分,如此而已。

這種身分,不由我自己的腦袋決定,也不由父母的腦袋決定,完全是隨機出現的結果,因此,根本沒什麼好去感到光榮或恥辱的。

*

只是偶爾會感到好奇,為什麼對於某些青春期的小男孩,他們會想拿自己的性別來說事,甚至想為此去嘲笑或貶低別人呢?

後來想想,道理其實也很簡單——因為他想證明自己比同儕優秀。

但很遺憾,真的很遺憾,會想拿性別去嘲笑別人的人,身上通常都沒什麼優秀的閃光點。他就是這麼普通、這麼平凡的小男孩,以至於他拼命找,找遍全身上下,還是找不到自己身上比同儕更優秀的地方,最後退無可退,只好把自己身上僅存的「性別」,當成最後一塊能使用的遮羞布。

「哼!我是個男生!你不是!我有雞雞,你沒有!哈哈哈!」

唉,每次聽到有小男孩講這種話,心裡都不免為他感到同情,但又忍不住很想笑,很想跟他說:「小朋友,其實這時候,你是應該為自己感到狼狽、感到羞恥的,但遺憾的是,你連這點都看不出來,因為你還不夠聰明,所以你還察覺不到,自己講這句話的背後,透漏著多麼大的尷尬與哀傷……」

不過,魚群我是不會跟他說的,因為我知道,跟他講大概也沒什麼用,如果性別是他的最後一塊遮羞布,不如就讓它繼續掛著吧,不然對他來說,真的太殘忍了。

不過在當下,我心裡還是感到一股莫大的慶幸。

我慶幸我自己,再也不用去經歷一次那個充滿無知又無畏的時期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