儒與道的辯證:怎麼去擁有享受悠閒的能力?

我發現在台灣,很多人不知道怎麼「享受閒」,這其實是一件蠻可惜的事。

什麼是閒?所謂的閒,最簡單的定義,就是「沒責任的時候」。

上班的時候,有責任在身,談不上所謂的閒,下班了,沒責任了,就是閒暇時光。

學生的時候,有考試在身,談不上所謂的閒,考完了,沒責任了,就是閒暇時光。

那麼,為什麼有人閒下來了之後,反而會更焦慮呢?這種焦慮又是哪裡來的?

先說結論,這種焦慮感,是「儒教」給我們的。台灣的教育深受儒家的影響,而什麼是「儒」?非常簡單,所謂的儒就是——

首先,我先告訴你:「人活著就必須上進」。沒日沒夜地講,天天用這句話塑造你,告訴你這就是世間的真理。為什麼要這樣做?因為這是從儒的第一步,也最重要的一步,這個改造工作沒成功,後面的通通免談。

接著,等你完全相信了人活著就是要上進以後,再接著用各種經典、各種書籍、各種格言教育你,最後讓你成為某個對大家都有用處的人。

「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」、「十年寒窗無人問,一舉成名天下知」、「不經一番寒徹骨,焉得梅花撲鼻香」,這幾句格言,大家在求學階段肯定聽到爛了吧?這就是儒家教育最愛講的話,也最會講的話。

於是,儒家的這句「人活著就必須上進!」深深烙進我們的骨隨裡。它時時刻刻提醒我們,人生在世,不管什麼時候,一定要努力去活成someone才可以!

而這,就是焦慮感的源頭。

*

當然,上進沒什麼不對,我也自認是個還算上進的人。

可是,一個人如果被這個「人活著就必須上進」的思想鎖鏈牢牢綁死,那其實是會活得很辛苦的。因為我們都知道,上進的過程其實不太好受,成為人上人固然很爽,但吃得苦中苦也固然很不爽。

而且不是學生的人就知道,吃得苦中苦,跟成為人上人,根本是兩件沒什麼關連的事,或許你苦吃盡了,甘也沒來。這時你想找孔子和孟子算帳,說他們的儒家思想誤你一生,說是他們把你的人生搞得很累很苦,也來不及了。

不過,這時你可能會想:「人活著為什麼就非得上進不可呢?為什麼就非得成為someone不可呢?人不一定要這樣活吧?時時刻刻把自己搞得苦哈哈,就為了換得十年後不知道有沒有的一笑?萬一我苦了九年,結果發生什麼意外,樂也沒享到半分就歸西了,那誰來為我悲慘痛苦的人生負責?孔子孟子搞出來的儒家要負責嗎?要怎麼負責?要去地府負責嗎?」

這時你該怎麼辦?有誰可以幫助你?你可以相信誰?人活著除了必須上進,還有什麼可以去相信?

*

「我可以幫你。你別聽孔子孟子在那邊胡說八道,你被他們給騙了,誰說人活著一定要成為someone,一定要有目標有方向,一定要成為人上人才行呢?人並不是一定非得要活成這樣子的。」老子說。

沒錯,如果儒家的話語,是我們焦慮感的來源,是逼著我們不斷向前的猛獸,那麼化解的方法,就藏在「道家」的老子手中。我們所有「從儒」之後帶來焦慮與痛苦,該怎麼破解,老子早就在數千年前全想過一輪了。

老子是怎麼想的呢?其實也沒多複雜,他的意思是這樣:「你知道孔子孟子錯在哪邊嗎?他們錯在太想成為someone,那個『想成為什麼』的執念太深,所以才把自己搞得焦慮不堪。

老子的想法是「處世之道上善若水」。簡單來說就是:人活著要像水一樣,水的型態可以千變萬化,可以成為任何東西,但不堅持一定要成為什麼。面對人生的目標,心態要像大鵬鳥,哪裡都可以去,但不堅持一定要去哪裡,世界推你往哪去,你就隨大勢前進。不執著目標與答案,不執著成為someone,人生隨大勢流淌,放下執念,你就獲得自由。

*

繞了一大圈,解釋這麼多,回到主題——該怎麼去擁有閒的能力?

其實很簡單,就是你的腦子裡,除了有孔子孟子的聲音,也要同時有老子的聲音。

然後,當你沒責任的時候,當你閒下來的時候,讓老子站出來為你辯護。

當你的腦中有老子的聲音,有道家的論點,你就會知道,儒家和道家是天秤的兩端,前者要無限增強你的執念,後者要無限降低你的執念。

需要上進的時候,你知道站你背後的是孔孟,是整個儒家體系的支撐,所以你上進的心安理得、堅持的也心安理得。

不想上進的時候,你知道站你背後的是老子,是整個道家體系的支撐,所以你不上進的心安理得、不堅持的也心安理得。

你站在天平的高處,俯視天平的兩端,透過對兩套思想體系的理解,維持內心的平衡。你知道上進與不上進,堅持與不堅持,兩邊都不是真正的答案。

但是,沒有答案沒關係,因為不管你做什麼,總可以迅速且確實地找出某個人物,透過他的某些理解,得到某個能讓你心安理得的理由。

理得,就能心安。

心安,便不焦慮。

這是我的方式,供大家參考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