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美好動人的生活細節

距離前往德國還有三天。

上個周末,我回阿嬤家跟她老人家說我要去德國的事,她的反應很有意思,我一開始跟她說我五天後要去,她本能地先反對,說道:「阿唷不好啦!我擔心你!」然後我接著說:「可是我機票都買好了唷!住的地方也搞定了,沒問題的!」她立刻話鋒一轉,再說道:「好啦!那你要自己小心一點。」

先反對,再接受,阿嬤心理變化的過程,全在十秒之間。

我想她老人家是不願意我跑太遠的,這我可以理解,阿嬤在雲林待了數十年,外面的世界對她而言,確實太遙遠太陌生,而我在她的心裡永遠是個小孩,不管我學歷如何高、德文如何好、準備如何多,她永遠會擔心與牽掛。

當然,我不會為了讓她不擔心,而選擇不前進。人生本來就是不斷變化的過程與不斷選擇的結果,重點永遠在於溝通,在於一個人要用什麼方式,讓身邊的人接受自己的選擇。

我和阿嬤說: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,我做了自己的選擇,我相信我的選擇,我不會後悔,也不會改變我的決定。」阿嬤似乎是把我的話聽進去了,她只擔心我在國外沒有照顧好自己,我笑了笑,說我錢有帶夠,還有獎學金的加持,沒問題的。

我始終相信一個不變的真理——不管在世界的哪個角落,只要錢帶夠了,沒有人會照顧不好自己的,哈哈哈。

*

此外,貼心的佳餚說這個禮拜要陪我回雲林看阿嬤,因為五天後我就要離開台灣,她說她希望能多陪我,哪怕只有一兩天。

她從來台北下來,結果不小心錯過了自強號,搭著區間車坐了好幾個小時才到雲林。我因為是從台中出發,所以早上就先到阿嬤家了,她則是接近傍晚的時候才到。

我騎著腳踏車去車站載她,她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,狼狽地從車站走出來。那感覺很特別,以往回雲林,都是老爸來車站載我,都是別人在等我。這是第一次,換我站在車站外等別人。這個角色的對換,我印象特別深。

佳餚出站時,我上前抱了抱她,指著車站外的一台計程車,問她有沒有看到,然後指著計程車旁邊的腳踏車,說一起回家吧!佳餚顯然是有預先猜到,但她沒有任何抱怨或不滿,只是問行李要怎麼載比較好,多麼可愛的女孩子啊!

我帶她去車站附近的永光餅店買了一個奶油大波蘿,然後去全聯買了一罐牛奶,接著就一起回家了。由於行李很重,一開始的路段有很多上坡與下坡,載人頗費腳力,於是我讓佳餚騎腳踏車,我在後面用走的,騎到比較沒有車的地方後,我再載她。

在回家的路上,有一條禁止大車通行的小徑,秋季時節,小徑上會開滿紅色與黃色的樹,非常繽紛美麗。令我意外地的是,在這條小徑上,竟然有一株開得很漂亮的蒲公英。原本我想採一些蒲公英去車站送佳餚,後來想說沿路回來時再在告訴她,佳餚很好奇蒲公英長什麼樣子,我帶她去看,那裡的蒲公英很大一株,上面長滿了白色的蒲公英花瓣,我採了一大株,朝著佳餚吹過去,她笑得很開心,後來我們就在路上玩了起來,拿著蒲公英吹來吹去。

那樣的感覺,真好。

小徑上的蒲公英比這種小株的還大多了!可惜當時忘了拍照,下次一定要補拍到!

*

當天晚上,我和阿嬤和佳餚坐在家外的門口埕聊天,我坐在中間,阿嬤坐在右邊,佳餚坐在左邊,我們身邊還有一隻很黏人的黑色小貓。這隻黑色小貓在家裡很久了,阿嬤和老爸會餵她吃飯,後來她就不離開了,而且也不怕人,只要有人開門走到門口,小貓咪就會衝出來喵喵叫,實在很可愛。

秋分剛過,夜晚已有些許涼意,我和阿嬤在門口埕坐著休息聊天,佳餚原本在裡頭滑手機,後來也搬了張椅子出來一起坐,但她比較少講話,因為她一直忙著玩一款哈利波特的遊戲,所以主要都是我跟阿嬤在聊天。

阿嬤告訴我,在這個時間點,晚上家裡的外面會有螢火蟲,而且有時候會出現很多,只是牠們不常出現,要看我們有沒有運氣碰到牠們。我很驚訝,很想要親眼瞧瞧,但我們坐了好幾個小時,卻一直都沒有等到螢火蟲出現,真是遺憾。

沒有螢火蟲看,無所謂,因為在門口埕可以看見星星。據說光害比較少的地方,比較能夠看見星星,阿嬤家本就空曠光害少,所以能看見星星是很正常的事。阿嬤指著天上,說有一個非常亮的星星,我抬頭,確實看見了,我指給佳餚看,跟她說「看星星」這種事,在台北是會很容易遺忘的,因為在那個喧囂的城市裡,大家想看的是地上的六便士,不是天上的月光。

《月亮與六便士》是英國作家毛姆寫的一本書,六便士指的是錢(現實),天上的月光指的是理想。

*

週日下午,我和佳餚一起離開雲林,下一次回阿嬤家,應該是明年三月以後了,在回台中的火車上,佳餚靠在我的肩膀上睡著了,她睡著的樣子實在很可愛。下午的陽光溫暖耀眼,斜斜地照進車廂裡,照到佳餚熟睡的臉龐。她說她被陽光照得睡不著,於是我與她換了位子,坐到陽光會照到的一側。

我戴起耳機,看著窗外的夕陽與景色,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,我想起了五年前的德國,想起了五年前,那個嚮往旅行的自己。那時我經常在黃昏時分搭火車,坐在火車的窗邊看窗外的景色,如同此時此刻的自己。

五年的時光可以發生許多事,這五年我也變化了許多,不變的是,我依舊不會對離開或告別感到害怕,相聚離開都有時候,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才是最重要的。我知道這輛火車不會開到德國,但我肩上的重量會跟著我一起過去。我告訴自己,不管到了哪裡,我都會讓她繼續安穩地靠著,因為這是這世上最甜蜜的負擔。

五年前,我心中那遙遠美好的德意志,在五年以後,還會繼續在我的心中閃閃發亮嗎?

我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,所以我要繼續前進。我不害怕知道結果,因為我願意相信,只要繼續走下去,就一定還會有更多美好的事情發生,而許多盤旋心底的問題,在這趟旅程以後,也一定會有更清晰的答案。

路是人走出來的,繼續走下去,總會看見另一種光明。

至少,我是這麼相信的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